畢世傑 - Mastermind Manufactured

十三年前,才二十多歲出頭的香港小夥子,一 邊講香港原創,一邊以中國傳統生意人重義輕
利價值觀,打動了瑞士腕表業界,今天成為多個頂級腕表品牌的Point of Sale(銷售點)供應商。他是畢世傑(Derek),香港鐘表業總會董事,其設計和製成品,低調而務實,在櫥窗內撐起一隻隻矜貴腕表。






走進Derek的辦公室,一派西方摩登室內設計,但他的管理之道,卻很傳統,好像員工生日當天不需上班;每星期全體職員都要「開公數」購入零食 儲備;每月全公司同事會聚餐大吃一番等。他用手指向門外畫了一圈,「他們很年輕,但已跟隨我十多年,在競爭愈來愈大的市場裏,看到他們仍留在公司拼搏,很 開心。」
  現年三十七歲的Derek,是Mastermind Manufacture創辦人及營業總裁,崇尚中國生意人傳統,他低調務實的作風,打動了許多瑞士頂級名表品牌,旗下公司替多個高級鐘表品牌設計及生產自 家製Point of Sale用品,包括展示櫥窗、表盒、包裝袋、零售紙袋、俗稱C-ring的表座等。看來簡單的跨國合作,其實困難重重,筆者在過往採訪工作經驗中得知,歐 洲人性格自我,常說:「Luxury Belongs to Europe」,對設計和生產要求相當高,要與他們建立工作互信,並不容易。
  十多年前,Derek在澳洲麥格理大學攻讀完精算碩士回港,抱香港原創精神和中國人傳統美德,踏出商界第一步。「記得2003年畢業回港,進 入一家瑞士Point of Sale公司負責顧客服務,直到2012年自組公司,開始把香港原創的理念,帶到Luxury世界。」當時香港沒有類似行業,能吸取的經驗不太多,唯有親 力親為開發市場。「要打進腕表市場最困難,瑞士人很驕傲自己的製表業,很少會外判Point of Sale給亞洲公司。」但Derek發現,瑞士只有設計工作坊,沒有工廠生產,相反香港及內地有大量工廠,卻欠缺設計專才,心想只要取得平衡點,香港設計 就能融入瑞士腕表界。
  「香港人的工作速度,是歐洲人沒有的。只需三個月時間,當歐洲人仍在設計階段,香港公司已設計了多個圖樣,給品牌修改,更有製成品送到瑞士。」 Derek這種生產速度及品質管理,震驚瑞士業界,就連香港人最愛品牌也嘗試委託他生產少量Point of Sale。「這品牌在瑞士有自家的Point of Sale工廠,但全球需求太多,所以找我們幫手,起初只給設計我們代工,後來發現香港人超高效率,我們的製成品更與廠方製作的沒分別,所以把亞洲區 Point of Sale設計及生產交給我們。」
  許多商界新一代,愛把西方行銷術帶到香港傳統行業,藉此提高銷售網及知名度,Derek卻採用中國人的「人情生意經」,在零售市道疲弱的時間, 主動把人民幣及美元匯率波動的對沖利潤,直接給予客人。「做生意不能純粹為錢,最重要是建立朋友關係。」Derek看銷售放緩的新聞,突然想起馬來西亞 某位客人,立刻致電問候,又免費送上幾千個用作腕表展示的銷售用品,他笑言:「我們中國人做生意就是要不怕蝕底,人家會看到的。」
  要替工藝級名表設計表盒,對沒有製表歷史的香港人來說,是很大挑戰,「有次要替約值八百萬元的限量名表製作表盒,只做八個,但客人的要求是,腕表要像魚兒般在透明魚缸表盒內游動,結果我們花了十八個月研發電子系統和技術,最後成功了,而每個表盒製作成本高達八萬元。」
  Derek的熱誠甚至打動出名製作認真的日本品牌,他當初接到Seiko日本總公司定單,內容只是總值五千元的三十個可拆式展示盤 (Presentation Tray),但一樣親力親為,完成設計,帶製成品到日本交貨。後來,除了Seiko,其他日本品牌也紛紛主動與他合作。
  歐洲匯率波動,當地不少Point of Sale設計公司相繼倒閉,Derek接手的產品設計愈來愈多,也愈來愈複雜,「歐洲人崇尚傳統工藝之餘,亦追求科技性設計,特別是物料運用。幸好這也是 香港人的強項,不談產量,我們一年裏的測試Prototype數量,已等於歐洲七年的總和。」
  十多年前,他首次把LED引入腕表展示櫥窗,但當時LED照明並不普遍,電源系統極之複雜,要解決的問題亦很多,包括LED色溫偏冷,不及傳統 射燈的熱情,所以在改良色溫變化的同時,他同步研究光纖光源系統,用作比較兩者優點,「光纖組件研究只有半年,但花費巨大,最後因為系統體積過大而放棄。 請不要驚訝,這是很正常的過程。」Derek每天研究新技術,在他的窗前,就有一個測試中的光能活動展示器(商業秘密,沒有拍攝),「我們現時專注3D立 體顯示技術,這是主流趨勢,但最難是『未知科技』,包括物料(結構)、展示方式等。」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