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裕丰 Danny Chan - 詩琳美容

詩琳美容集團在香港歷史悠久,是香港規模最大的綜合美容集團之一,提供一站式專業美容服務,包括:肌膚修護、美胸護理、健康瘦身、光學脫毛及浣腸水療等。


創立於1987年的詩琳美容集團,從一間200平方英尺(約18平方米)的半山小店開始,經歷22年的努力,今日發展至現時全香港擁有18分店,更得到業界認同和客戶的肯定。憑藉用心關懷每位客戶的需要,贏盡客戶的口碑和支持。




    跟陳裕丰做訪問,給我的感覺非常誠懇、舒服、親切和感動,就好像聽一位老朋友講故事,當談及太太謝欣玲時,他更滔滔不絕。陳裕丰憶述:“我讀書並不好,家境也不富裕,可以說出身寒微,自已也是一個十分反叛的人。中學畢業後,即1977年在一間銀行任職後生(0ffice Boy),有一次,上司吩咐我拿照片去沖印,但我不小心找錯了;中洗店,結果每張照片要多付錢,隨即被上司當眾責罵,當時我感到很不開心。從那刻起,告訴自己日後一定要比他賺更多的錢。”


    離職後,輾轉從事地產行業。 80年代,香港地產市場蓬勃,很快就擁有自己第一間地產代理公司,並邂逅現時的太太謝欣玲。拍拖一年多後,即是1986年結婚。 1987年,在太太懷孕期間,我不想她操勞,經商議後便在半山區租了一個僅200平方英尺(約18平方米)的舖位,當時店內只有三張美容床,那時我真的看不起做美容的,我們在半山區買賣一個二手樓盤,交易完成,佣金差不多有一萬多至兩萬元(港元,下同),但當時美容院提供療程,一個客人只能賺取70至80元,真的天壤之別。



但於1997年,遇上金融風暴,生意大不如前,加上物業代理被集團所壟斷,經營環境愈來愈困難。直至1999年,唯有將半山區的3家地產代理公司結束,當時我更對20多位員工說:“我還有些錢,仍可以按勞工法例賠償給你們。如果再做下去,我可能要將物業抵押,向來做生意比較穩健的我,最終選擇結束地產代理公司。當時的我,將部分流動資金,轉為投資茶餐廳業務。經營11個月後,除了沒有時間照顧子女外,更虧蝕了百多萬元,當時我覺得很失敗,實在太衝動。幸好,太太沒有離開我,更提議一起搞好美容院生意,只要'雙劍'合璧,就會天下無敵,堅持目標,共同面對困難,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,一定可以搞好詩琳。”


    陳裕丰說:“直到2001年,詩琳美容院已增加至三家店鋪,兩家在半山,一家在跑馬地。回想當年,我真沒有想過會投身美容業,也明白世事無絕對。如果沒有太太的支持和鼓勵,我可能是一個失敗者。在這8年裡,雖然詩琳經歷了不少經濟不景氣,譬如科網股泡沫爆破、'911'、非典、金融海嘯等,但生意並沒有受到影響,反而危中有機,乘租金下調之勢,增加分店數目,加上我和太太都很穩當,不會投機炒作,專心做好美容行業。因此,詩琳一直奉行'不借貸'原則,有足夠的流動資金,才擴充業務,故詩琳至今能夠財政穩健,持續發展,也不擔心銀行收緊信貸等問題。”



由1987年至今,詩琳發展成擁有18問分店的連鎖美容集團。詩琳的成功,絕對值得商界借鑒。陳裕丰直言:“太太對待員工如像照顧家人一樣,這份人情味可說是詩琳的成功之道,例如有同事生病,我太太會煲粥給她們;如果開會太晚,又會'煲靚湯'給她們。有一次“我們一家四口去旅行,花費約四萬元, 但太太買手信給所有同事,花費卻超過4萬元,員工得悉雇主對屬下的體貼照顧,她們亦會用心及投入工作,從而增加
凝聚力和歸屬感,對待顧客也會用心服務,絕不會得失客戶,贏盡口碑。 ”陳裕丰又說,“不應以方法做人,要用心,你可以問我任何一位同事,我們怎樣待她們,待人如己,分享與關懷,對客戶、對同事都一樣。 ”


    “將相本無種,男兒當自強”是陳裕丰經常引用的名言。他表示,做人處事均不會事事順境,應從困境中學習及磨練,要相信自己的能力,一定要把握機會,而且做事推己及人。除此之外,在回饋社會上,詩琳的員工都盡最大努力,例如經常會到社會福利機會擔任義工,定期為乳癌基金、紅十字會、保良局等慈善團體捐款,秉承“取諸社會,用諸社會”的責任。展望未來,陳裕丰表示,中國經濟發展迅速,內地市場是兵家必爭之地。並和太太有一個五年籃圖,將會在深圳和廣州開拓業務,將詩琳美容服務推廣到內地。 

人物相關資訊:
詩琳美容 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