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義明 - Richard Eu Yee Ming

余仁生的首席執行官余義明是余東旋之子,擁有倫敦大學法學學位,並在加入家族企業之前在多家國際大型企業工作,因此在他的管理下余仁生逐漸實現制度化、股份化以及產品的標準化,從生產、物流、銷售到管理的各個方面都進行西方式的現代化企業管理模式,而且也開始在高級管理層中聘用非家族成員的專業人士,淡化家族企業的色彩。









一百年前,余義明的祖父余東璇,站在其父余廣店外的「仁生」牌匾下,立誓秉承余廣的傳統精神,為大眾提供最優良品質的中藥及藥材。當年這間小店,位於霹靂州的小鎮──務邊。一百年後,子孫秉持這股家訓信念,凝集力量,開拓新機,把余仁生發展為亞洲數一數二的傳統中藥及藥材製造商和供應商。今年七月底,余仁生慶祝成立一百廿週年,它在第四代傳人余義明的領導下,非但沒有百年老店的沉沉暮氣,反而展現出跨世紀的無比雄心,立志成為執掌環球傳統中藥及藥材製造業的巨人。

就像所有信譽卓著的百年老店一樣,「余仁生」在馬來西亞、新加坡及香港,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。對許多人來說,它不僅是一家古老的中藥店,而是世代信賴,並提供優質產品的中藥及天然藥材專賣店。

今年七月底,余仁生慶祝成立一百廿週年,它在現任掌舵人余義明的領導下,非但沒有百年老店的沉沉暮氣,反而展現出跨世紀的無比雄心,要成為執掌環球傳統中藥及藥材製造業的巨人。

現年五十二歲的余義明,擔任余仁生控股私人有限公司董事經理,是余仁生的第四代後人。他在小學畢業後舉家移居美國,中學與大學皆受英美式教育。余仁生這家百年傳統中藥店,由一個純受西方教育的前銀行家領導,如何展現新的活力與生命,是許多人都感到好奇的。

十年前,余義明從家族手中接過領導棒子後,便在這家百年老店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。除了使其組織管理現代化外,在產品生產及設計包裝上,更精益求精,務求為余仁生創造出一種新形象。

余義明告訴「中國報」說:「我在八九年接掌公司後,最大的挑戰,便是改變余仁生既有的家族公司形象,並使它現代化及企業化。」


余義明:接掌「余仁生」後,最大的挑戰,便是改變既有的家族公司形象,走向現代化及企業化。余義明是倫敦大學法學士,在參與余仁生集團之前,他是香港萬國寶通銀行業務部的助理副總裁。他也先後在証券業、銀行業、電腦業、產業及投資諮詢服務業服務,累積了豐富的管理及行政經驗,家族的中藥製造及零售業,對他來說,是一個新的領域。

一百年前,余義明的祖父余東璇,站在其父余廣店外的「仁生」牌匾下,立誓秉承余廣的傳統精神,為大眾提供材料上乘、功效卓著的中藥及天然藥材。當年這間小店,位於霹靂州的小鎮──務邊。

一百年後,子孫仍然沒有放棄這項家訓,並憑著這股信念,把余仁生發展為亞洲數一數二的傳統中藥及藥材製造商和供應商。家庭的教誨,不僅是子孫修身齊家的格言,更是凝集力量,開拓新機的泉源。

談到余仁生的信念,他說:「余仁生的『仁生』兩字,便是『關懷人類』的意思。這正是余仁生的經營哲學。」

由於其家族人數眾多,而公司董事局雖由家族控制,但是,在傳統上並不會預先內定人選,沒有人知道誰將出掌公司業務。因此,家族成員一般都先在外發展,既使余義明本身也不例外。

余義明在商界闖蕩多年後,也認為傳統中藥尚有很大的潛能,決定投身現有的家族事業。這也是為何他在九三年花費2千100萬新元(3千318萬零吉),從新加坡林增集團手中買回余仁生,並毅然辭去銀行高職,全心全意發展余仁生的業務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余義明的父親也是一名銀行家,他對余義明日後投身余仁生業務,有著深遠的影響。

「父親是個坦率的人,他教導我們必須以誠待人。這是我從他身上所學到的教訓。」

「經營中藥行業,信譽至為重要。顧客的信心,是經過一段漫長的時期才建立的。以顧客為先的理念,便建立在誠信的心理上。」

余義明仔細道出了父親的教誨及影響。

目前,余仁生已由家族的第四代管理,主要股東皆為創辦人余廣的曾孫。他們擁有現代化的專業管理知識,帶領家族企業前進,並使它符合現代生活的需求。

他們也不會忘記先賢余廣的精神──為人們提供上佳中藥產品,並幫助他們享受健康生活。

許多余仁生產品,如白鳳丸、保嬰丹等,早已享譽國際;其他珍貴藥材,如人參、冬蟲夏草、燕窩、鹿茸、鹿尾靶、珍珠末、牛黃及其他中藥丸散等,也深受消費人歡迎。

為使產品更符合現代人的需求,以及開拓年輕人的市場,在九零年,余義明把業務現代化,推出包裝輕便的傳統湯料、補品及涼茶等。為迎合不同消費者,余仁生的一些保健產品,也以膠囊包裝,方便顧客攜帶。

其中一項最受顧客歡迎的創舉,便是以輕便裝茶包袋銷售的余仁生花旗參茶。它使到顧客可以隨時享受參茶,不必像過去般受到「攜帶不便」的限制。這對打開年輕顧客的市場,有很大的幫助。

九七年的亞洲金風暴,各行各業都深受其害。許多企業巨人都無法承受風暴的打擊,頹然倒下;但是,余仁生集團卻依然屹立不倒。

更教人驚嘆的是:在去年,集團的營業額高達一億一千四百萬零吉,成長仍然高達九巴仙。其中五十巴仙的收益來自香港。如果沒有嚴格的管理,並不容易克服風暴,繼續前進。

談到管理之道,余義明指出,余仁生雖是一家歷史悠久的公司,但是,公司管理絕非家長式的領導,更重視員工的團隊精神,讓員工有更大的發揮空間。

「家長式領導已經過時。作為一個領導人,你不可能樣樣皆精。若是繼續以家長式的領導管理企業,將使公司變得沒有活力。此外教育員工,使他們能掌握更多的知識,順應時代的改變,也是一個重要的步驟。」


余仁生業務國際化,這是在香港的其中一間店面。能夠成功開拓海外市場,絕非偶然,余仁生﹁關懷人類﹂的經營哲學,的確深深打動消費者的心。目前,余仁生集團在馬來西亞、新加坡及香港共有六百名左右的員工。分銷店多達四十餘間,余義明希望在今年底,余仁生能達到五十間分銷店的目標。

實際上,除了各地的余仁生分店外,消費人也可在各大超級市場、中藥堂、零售商店和西藥店購買到余仁生產品。

除了零售生意外,余仁生也在藥品生產及中藥供應方面建立堅實的基礎。

余仁生集團在吉隆坡蕉賴投資六百萬零吉設立獨資的永利製藥廠,產品除供應本地市場外,也供應出口。著名的白鳳丸便由這家藥廠生產,再出口至各地。

九七年,該藥廠達到大馬衛生部優良生產條例(GMP)的標準,產品可出口到世界各地,使到集團能進一步擴展東南亞、澳洲、香港、英國及北美市場。這也是東南亞中藥製造廠中罕有的一種成就。

此外,余仁生在香港也各有一家中藥及西藥廠,專門研製符合國際優良生產規格的藥品。下一步的計劃,則考慮到中國設廠,以便取得高品質的藥材。目前在大馬製造的余仁生產品,中藥材料仍然全部需從中國入口,以保持產品的素質。

「我們設有自已的產品研究與開發(R&D)單位,並與本區域的大學及專業機構合作,以求在中藥的研製方面取得更佳的成果。」

余仁生在中藥的研究方面,已獲得新加坡國家科技局的支持;研究人員更得到新加坡國立大學、香港中文大學、廣州中醫藥大學、北京中國中醫研究院,以及上海花物研究院的協助,以開發及研究更高品質的中藥產品。

為了進行產品的研究與開發,余仁生集團投下了不少資金。這在其他傳統中藥行業來說,更是一項少有的紀錄,足證它已走出「唐人街」式的思維模式,決心成為一家現代化與國際化的企業。

余仁生大事記
1879年     當時,在場的礦工都以鴉片解除痛楚,卻不知鴉片的毒害。余廣立志為他們尋求取代的藥物。他在霹靂務邊開設了第一家余仁生中藥行,並建立良好聲譽。
1890年     余東璇繼承父業。在十年間不斷努力,後來在金寶開設了另一家余仁生藥行。他也是馬來西亞錫礦業的一位著名先驅。
1900年     相繼在吉隆坡、芙蓉及怡保開設分行。
1910年     余仁生的業務開始擴展至新加坡、香港和中國。
1920年     在檳城開設分行。
1950年     余仁生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業務由獨資經營變為有限公司。
1973年     余仁生在馬來西亞設立製藥部門──永利製藥廠。
1990年     余仁生把中藥業務現代化,推出包裝新穎便利的傳統湯料產品,並且在超級市場銷售。
1991年     余仁生業務進一步擴展,相繼在八打靈再也及雪蘭莪一帶開設分店,並推出創新的茶包袋花旗參產品。
1992年     余仁生(香港)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。
1993年     余仁生國際控股宣告成立,並且收購了余仁生控股的中藥業務。余仁生繼續擴展其零售網絡,陸續在新加坡、馬六甲、關丹和巴生谷等地區開設分行及專櫃。
余仁生(香港)收購了Synco 西藥廠。
1996年     余仁生國際控股和余仁生(香港)合併為一個集團,並擁有共同的股東和管理層。
1999年     七月廿九日在吉隆坡隆重推介新標誌,象徵邁向新世紀,拓展國際化的業務。



對抗鴉片.發揚中藥

余仁生是大馬家喻戶曉的老中藥及成藥製造業的老行尊,創辦人為現任掌舵人的曾祖父余廣。

一八七九年,經營錫礦業的余廣,為了解除礦工吸食鴉片的惡習,在霹靂州務邊開設了第一家余仁生中藥店,很快便建立起良好的聲譽。

爾後,余廣的兒子余東璇克紹其裘,繼承余廣遺志,繼續發展中藥業,把余仁生發揚光大,擴展至新加坡、香港及中國。

余家第三代也曾涉足採礦及園坵業,不過,他們後來決定放棄,專注於余仁生的中藥分銷及製造業,包括在一九七三年在吉隆坡設立藥廠。

余仁生公司分別在馬來西亞、新加坡及香港註冊,不過,它們全屬余仁生國際控股公司獨資子公司。這家在新加坡註冊的公司由余氏家族控制了七十巴仙。其中馬來西亞的業務相當顯著,而香港市場佔集團營業額的五十巴仙。

目前,余仁生的未來,掌握在余氏的第四代子孫──即創辦人余廣的曾孫手中。他們五人也是余仁生集團的主要股東。

以「關懷人類」(仁生)為經營理念的余仁生,當然也不忘回饋社會。在大馬,余仁生也響應華總發起的「尊師重道」運動,捐出總值十萬零吉的產品,共襄盛舉。

此外,在這期間,余仁生銷售產品時,也從中撥出部份款項作為義款,連同捐獻的產品,總數達到十五萬零吉。真正體現了回饋社會的精神。

專注本行.放眼世界

企業化的經營管理、業務網絡的擴展、迎合市場的包裝以及注重產品素質的研發,這種講求專業與素質的條件,正是余仁生這家百年老店,得以不斷開創新局,與時並進的原因。

余仁生從一家傳統中藥店,歷時一百廿年,並成功轉型為一家現代化的國際企業,領導層高瞻遠矚的眼光與遠大的胸懷,是一個關鍵性因素。

如果余義明沒有看到中藥分銷及製造業的遠景,他便不會捨棄銀行界高職,重新投入一個全新的領域,並為這家老店注入新的生命。

此外,傳統中藥店的「師徒制」,顯然不符合現有的經濟效益;為了擴展業務,余仁生需要更多掌握中藥知識的青年。

「我們擁有完整的在職訓練,由集團內的資深員工指導新進員工,確保他們擁有專門知識,可為顧客提供滿意的服務。」注重人力資源的訓練與管理,也是百年老店得以不斷吐舊納新,生生不息的因素。

談到余仁生在廿一世紀的展望,余義明告訴中國報:他希望余仁生能成為國際化的大企業,使余仁生的產品在全球風行更廣。

余義明指出,為了持續在中藥製造與分銷業取得領導地位,集團今後的發展,將會專注於原有的核心行業,而不會涉足其他領域。

此外,儘管公司業績取得令人滿意的進展,余仁生集團暫時仍無意在吉隆坡股票交易所尋求掛牌。

看來,余義明對集團的發展,顯然並不急躁,或許他在觀察更好的時機,才準備將這家走過一百年的老店,發展為一家公共公司。

相關連結: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